逝者如斯

不是想要纪念谁,虽然心中可惦念者有之;写下这四个字只是想要感慨,脑子里模模糊糊朦朦胧胧像雾一样的概叹.

曾有个有缘人建议我养花种草,一直没参透老先生的用意,但相信总是为着我好的,所以一直有弄些花花草草.

养得最久的是那盆石榴花,跟着我跑了好多个地方,最后因为夏天暴晒或是空调噪音枯死了.那时很是自责,生命力这么旺盛的植物,干枯到那种程度,可见我对她的疏忽.那段时间工作很忙,总是加班,回到家里仍是工作的事情搞来搞去,生活乱糟糟的.我也很是奇怪,怎么一工作起来可以忘掉一切,难道事业对于我那么重要吗?不是的,那时总是抱怨没有个人空间,个性被压抑,但仍全部身心地去工作,没有目的地去付出,像是一种惯性,而忽略掉了生活中的其它需要.只是每天浇一浇水那么简单的事情,都没心思去做.

现在养着一种叫不出名字的叶子阔长的草,不知道该叫花还是草,别名"死去活来".顾名思义,也曾出离生死过!春节期间曾拜托同事照顾,叮嘱"无论蔫到何种程度,千万不要丢掉,浇下水就活了." 同事怕冬天水浇多了会烂根,后几天没敢浇水,等我进公司时,整盆草已经全耷着脑袋,软耷耷地蜷缩着.第一眼看得我心理吃紧,真得不行了?但总觉得还能复苏,就不停地浇水,偶尔抬头冲她微笑,悄悄在心里喊"加油".果然等到下午3,4点钟的时间已经差不多恢复过来了.大家都很吃惊,我猜想她一定不是草本植物,而且能听得懂我的"心语".写字的时候她就在我的桌边,新抽的叶子翠翠的.

其他诸如紫竹,西瓜皮,玻璃翠,有的送人了,有的养死了.总结出来心得:1.一定要选生命力超强的;2.要记得她的存在,虽然不会讲话,无法表达感情,但一定要记得她也是有生命的,需要关注和呵护.当你对她视而不见的时候,就是她生命力开始枯萎的时刻.

看着老叶子发黄,新的嫩叶抽出来,刚开始总不肯把老叶子剪掉,觉得会把她剪疼似的.想起以前学校的树上,总是挂着碗口大的疤,像是树的眼睛.问种树的师傅,说是为了树长高些把一些枝砍掉留下的疤.几乎每棵树都长着一两只"眼睛",而树冠高高在上.这就是生长.如果为了美观,不但要将那些色泽枯黄的叶子剪掉,还会把一些突出来的或者瘦弱的叶子剪掉.而我总是留恋,不舍.新陈代谢,枯枯荣荣,都是顺其自然而为,不贪喜,不恋悲,笑看风云过,我却做不到,总在心里纠结.

道理懂得,却总是做不到,这似乎是我的映照.一会满心欢喜,一会儿又无名火起.一个凡夫俗子想要心境平和一切随缘,竟那么难.人家弥勒佛"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;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",碰到我这个歪嘴和尚,怎么念都是"可笑之人".
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807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开启 | [img]标签 关闭